漫生

Sad…

。。。

给自己贴标签的人,有意思吗?

予我春风沉醉 予你深情融雪—记蜜太《贝加尔湖畔》

    是什么时候开始想要动笔写下关于蜜太《贝加尔湖畔》的感想呢(并不能叫文评的一些唠叨)?大概第一次抑制不住洪荒之力留言的时候已经埋下了种子。通常情况下我是写手大大们最痛恨的那类读者,只看不说话,内心澎湃至多点个红心,然后自己慢慢消化。当我发现自己如此真情实感的爱着蜜太的文,被文中人物的命运牵动情绪时,一切顾忌便被撕碎了。一个没逻辑的话痨,开口就情难自已。

    先说CP,由于某些大家都懂的原因,谭赵成为了楼诚衍生中的走肾担当,贡献了相当数量令人狼血沸腾的肉文。个人口味而言更倾向文艺片质感的肉,与动作片相比,吸引我的大概是文艺片中的情,晦涩的、炽烈的。归根结底,在同人文阅读中最打动读者的还是情之一字。

    有妹子在文下的评论里说过,谭赵一走心就开虐。正如蜜太所言:Ture love never runs smooth.佛说人生有七苦,可若没有爱,也便算不得苦。 如同有了光明就会有阴影,有了光明才会有阴影。那么多苦,竟是因爱而生。爱是什么?是明诚贴身的一对戒指、对着大哥照片絮语般的念叨;是院长一改一次性采购多年份礼物的“恶习”独家定制的心意,以手作尺熟记于心的尺码;是李警官心情不好会喝闷酒,对着院长时却说“我有火我来暖你”;是谭宗明发现如果赵启平想走,他竟然愿意给他自由;是小赵医生捧着淌血的心告诉老谭“我想一直陪着你”……爱融入血液,那个人的一举一动都是灵魂的牵引。

    与《贝加尔湖畔》相逢在Tag下,作为偶尔刷Tag、写作不咋地看文很挑剔的读者轻易就被蜜太的文字俘虏了。

    记得当时连载刚刚开始,两位主角有了畅快的初识,彼此萌生了纯粹的欲望,也都聪明的避免关系复杂化。是什么时候改变的呢?是澄澈坦荡的两人放下心防隔着大洋的倾心交谈;是浊世中理想的重叠,无论大乘小乘,愿渡他人苦厄。哪怕在这残酷的世界理想主义总是受到现实的冷嘲,依旧有人擎着火种愿与你同行。于是有了两人在医院里重新自我介绍的那一幕—美好又安静,像是一对久别重逢的爱侣。

    之后是经历了若干次刹车终于达成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内心留有一小块坚硬陆地以备他日救命的小赵医生接到了老谭关于同去香港的邀约。香港之行,两人有了第一次真正触及核心矛盾的争吵。然而这太残酷,“天真”如老谭,只能颤抖着说出“我们试试”。到了25,天终于晴了,他们在彼此眼中看到了璀璨的烟花。

    为什么如此真情实感的爱着蜜太的谭赵?大抵是因为写实。精确的城市地图、现实的新闻事件构建起文章的空间和时间,勾画出整个故事的现实基调。行走在这幅宏大画卷上的人物亦是血肉丰满,正是他们该有的样子。精英人群的刻画是很多文的短板,蜜太显然有足够的阅历和笔力完成这样的人物。于是我们看到了两个真正具备成熟社会人格的专业人士,或者换个说法,两个人都苏到炸裂,自然苏而不是靠强行金手指。专业方面的叙述,无论是音乐、金融、医学或是历史、时政,蜜太都用心铺陈,不浮躁不卖弄,吸引着我逐字细读,于其间寻找关于人物、关于故事的浮光掠影,拼凑未完全道出的细节,乐此不疲。蜜太的笔调偏冷,或者说更像一个冷静的观察者、讲述者,不过多修饰,不肆意渲染,浸满爱意的细节在浅吟低唱中流转,娓娓道来。

    小时候不听男歌手,对李健的认识是从王菲开始的。第一次听这首歌是作为网络剧片头。正是因为这篇《贝加尔湖畔》听了歌曲的完整版。呼啸的风声、涌动的流水,门响之后手风琴响起,空气中弥漫了亚寒带湖边清冷的水汽和透明湖水表面粼粼的波光,一段回忆就此铺展。“那纷飞的冰雪容不下那温柔”——理解了留言里妹子们对结局的担忧,蜜太说最初的设定会是BE,后来想到二人是可以HE的(感谢温柔的蜜太)。看到谭先生和赵先生可以happy ending很开心,虽然年纪越大对于结局越不那么执着。毕竟,未来总有无限可能,而过往的一切,所有的真心与爱,付出与痛,都是养分,让我们枝繁叶茂。在我看来,好的爱情,不论结局,经历过拥有过,就会让人变得更好、更懂得爱、更值得爱。文中的明楼明诚,凌远李熏然,还有谭宗明赵启平,可以携手人生路当然是因为他们足够好运可以遇到彼此,更是因为他们足够强大可以拥有彼此。

    开始写这篇的时候蜜太刚刚更完25,现在新一章已经更新达成,真真举笔如扛鼎(分很多次才完成以致画风参差,堪称表白文OOC典范)Orz…盛夏的夜晚,适合粗神经的我捕捉看文时那些时而幽微时而奔腾的情绪,将它们变成文字,捧到蜜太面前,作为一个迷妹的表白❤️

(蜜太 @蜜三刀 的好包括但不限于上述内容,作为迷妹将一如既往的支持蜜太爱护蜜太,致力于提高阅读理解和语言表达能力,力争表白出风格!表白出水平!)


传说中的奶油小方😘